第340章 跃平,这就是你找的人?_港综:王者崛起
八六中文网 > 港综:王者崛起 > 第340章 跃平,这就是你找的人?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340章 跃平,这就是你找的人?

  听到这话,CA姐身子一僵,过了几秒钟才直起腰来。

  她看向盛家乐,看到了后者平静的目光,心中立即明白过来盛家乐的意思。

  CA姐无奈笑了笑说:“老板,我……”

  “好了,今天的事情我可以当做没发生过。总之就这样,走的时候记得关门。”

  盛家乐说着,从老板椅上站起来,径直离开了办公室。

  只留下CA姐一人,呆呆站在办公桌旁。

  另一边,深城。

  强盛夜总会,总经理办公室。

  叮叮叮

  刘华强的手机响了起来,他看了一下号码,按下接听键。

  “跃平,怎么了?”

  电话那边,刘华强手下韩跃平语气焦急,说道:“华强哥不好了,你弟弟被人坎了。”

  “什么。华文被人坎了?哪个狗日的干的。”

  刘华强一听这话,顿时暴怒。

  “到底是谁干的。”

  刘华强和弟弟刘华文感情非常好,因此一听说后者受伤,顿时怒火中烧。

  电话那边,韩跃平说道:“具体是谁干的,我也不知道,强哥你还是先去医院看看吧,华文现在还昏迷着呢。”

  “昏迷?伤的这么重?”

  听到刘华文还在昏迷中,刘华强咬牙切齿,“我知道了。”

  说完,刘华强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  砰。

  刘华强重重一拳砸在办公桌上,感受着手臂上传来的疼痛,但他心中的怒火却是愈演愈烈。

  “狗日的,让我查出来是谁敢动我弟弟,我一定要他的狗命。”

  刘华强眼中闪过杀机。

  他做了个深呼吸,强行将自己的情绪平复了一些,拿起电话拨通了占米的号码。

  他现在和占米在深城这边,按照盛家乐的吩咐,开设娱乐场所以及房地产生意。

  强盛夜总会就是最近才开起来的,是深城规模最大,最高端的夜总会。

  嘟嘟嘟。

  电话响了七八声之后,才被接通。

  “怎么了华强,有事?”

  电话那边,占米正在外面陪客户谈地皮的事情。

  “我家里有点急事,我得去衡城一趟。”

  刘阿强直接说道。

  “什么事啊这么急?”占米问道。

  刘华强犹豫了一番,解释道:“我弟弟被人坎了,现在在医院里,还处在昏迷中,我得赶紧回去看他。”

  “什么,出了这么大的事。”

  占米闻言惊愕说道:“华强你先别急着走,等我回去,我陪你一起回衡城。”

  “不用了,你这边还有生意要处理,耽误了老板的事情不好。”刘华强说着。

  “生意的事以后再谈也可以,你弟弟住院了,我怎么也得去看望一下。”

  占米说道:“好了,就这样啊,你在办公室等我,我马上回去。”

  说完不给刘华强拒绝的机会,占米就挂断了电话。

  强盛夜总会,办公室里面,刘华强听着手机中传来的忙音,无奈摇摇头。

  他放下电话,从老板椅上站起,在办公室中焦急地踱着步子。

  刘华强心急如焚,恨不得直接回衡城去帮弟弟报仇,不过现在也只能耐着性子,等占米和他一起回去。

  深城,某栋酒楼,贵宾包厢当中。

  “不好意思啊,王老板,家里面有点急事,我得赶回去。”

  占米面带歉意说道。

  “没关系,等什么时候有时间了,下次再谈就好了。”王老板笑呵呵的说道。

  占米这段时间以来的投资行为,大片大片的买地皮,在深城都已经出了名,因此王老板对其态度很好。

  “为表歉意,我敬你一杯。”

  说着,占米端起杯上的酒杯,里面是满满的一大杯白酒,一口喝下。

  “王老板,我先走了。”

  占米放下酒杯,快步走出了包厢。

  离开酒楼之后,占米打开停在门口的一辆银色奔驰,径直开往强盛夜总会。

  他开的很快,原本需要二十多分钟的路程,只用了十几分钟便开了回去。

  深城市中心,这里是深城最繁华的区域,经过不断建设,已经隐隐能和港岛的繁华程度相比。

  在最好的地段上,强盛夜总会就开设在这里,招牌做的十分醒目,凡是在这里逛街的人都能够看到。

  嘎吱。

  占米狠狠踩下刹车,匆忙下车,推开夜总会的大门。

  “占米哥。”

  门口,夜总会的看场小弟看到占米,立即弯腰说道。

  占米摆了摆手,问道:“华强在不在?”

  “强哥在办公室。”小弟立即回道。

  占米一点头,直接走上了二楼,来到总经理办公室。

  强盛夜总会这边是交给了刘华强负责,因此总经理的职务也是由刘华强担任。

  咚咚咚。

  占米敲了敲门,没等里面说话,便打开门走进去。

  第一眼就看到了正在办公室中来回踱着步子,满面焦急神色的刘华强。

  “占米,你总算回来了。”

  看到占米进来,刘华强舒了口气,急忙说道:“走走走,赶紧回衡城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占米没有耽搁,他也知道刘华强对他弟弟刘华文的感情,现在心中估计是已经急得要死。

  两人走到夜总会外面,刘华强还想开上自己的车,占米直接拦了下来,说道:

  “还是坐我的车去吧,你现在心情不好,开车太危险。”

  刘华强一听,觉得也是这个道理,他也清楚自己现在是什么状况。

  要是在路上因为着急出了点事情,那就不好了,他弟弟的时候还没报呢。

  “行。”刘华强一点头,坐进占米的奔驰车内。

  随机占米发动汽车,朝着衡城方向开了过去。

  衡城距离深城不远,就在旁边,走高速几个小时就能到。

  半在路上,占米问道:“到底是什么情况?怎么好端端的被坎了?”

  “唉。”

  刘华强叹了口气,摇摇头,说:“具体的我也不清楚,刚刚韩跃平给我打电话,上来就说我弟弟被坎,现在在医院昏迷。

  我问他谁动的手,他也是一问三不知。

  玛德,让我让我查出来是谁干的,我一定要弄死这家伙。”

  刘华强气急败坏的捶了一拳座椅。

  “好了,你先消消气,先到医院看看华文是什么情况再说。”占米相比于刘华强冷静不少,劝说道。

  刘华强嗯了一声,不过眼中依旧燃烧着愤怒的火焰。

  他本身就是个心狠手辣的人,现在自己弟弟被坎成重伤,哪里有善罢甘休的可能,他已经下定了决心,不管坎他弟弟的是谁,都要其付出代价。

  divclass=contentadv几个小时之后,占米开着车,下了公路,来到了衡城。

  两人直奔衡城医院而去。

  医院门口,提前得知消息的韩跃平,正等在那里。

  见到两人,韩跃平恭敬说道:“强哥,占米哥,你们总算来了。”

  “华文在哪?快带我过去。”

  刘华强催促道。

  韩跃平一点头,也不啰嗦,带着刘华强和占米走进医院,三人乘坐电梯一直来到了八楼。

  这里不是普通病房,而是专门给病危患者准备的ICU重症监护室。

  “强哥,华文就在里面。”

  韩跃平指着厚厚的病房门说道。

  和普通的房门不同,上面有一个小窗户,可以看到里面病人的情况。

  毕竟住进ICU的病人一般都是不允许家属进去,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来看望病人。

  刘华强看着躺在病床上,全身包裹的厚厚绷带的弟弟,不禁握紧了双拳,手背上青筋凸起。

  刘华文此时双目紧闭,脸色苍白,身体几乎没有起伏,可以说是气若游丝。

  在其身上还插着各式各样的导线,连接着床头的仪器,看上去惨不忍睹。

  盯着刘华文看了几分钟之后,刘华强豁然转身,看向韩跃平。

  “到底是谁对我弟弟下的手?”

  刘华强红着眼睛,声音低沉,好像从地狱里爬出来的饿鬼一样。

  这一刻刘华强彻底动了真火。

  韩跃平看到这一幕,打了个哆嗦,急忙说道:“具体是谁我也不清楚,我得到消息的时候,华文就已经被坎进医院了。

  不过有一个人值得怀疑。”

  “谁?快说。”刘华强追问道。

  “疯子。”

  韩跃平说出这个名字,“他之前就和我们有矛盾,还曾经放出话来要要坎你。

  不过后来强哥你去了深城,疯子找不着你,没准就拿华文下手。”

  “玛德,要真是封彪动的手,我踏马弄死他。”

  刘华强听着韩跃平的话,心中对于封彪也记恨上了。

  他和封彪之间的摩擦,已经有了很长时间,就算只是猜测,也觉得封彪确实有动手的动机。

  而这对于刘华强就够了,他又不是警察,做事不需要讲究证据。

  “强哥,现在怎么办?”韩跃平问道。

  “找人,找那种敢见血的,给我弟弟报仇。”

  刘华强从牙缝中挤出这句话来。

  “是。我这就去办。”

  韩跃平猛一点头,快步离开了医院。

  “华强,不要冲动,先搞清楚凶手到底是谁,再动手也不迟。”占米在一旁劝道。

  “多半就是封彪了,我和他之前就有矛盾,这家伙找不着我,对我弟弟动手也是他的行事风格。”

  刘华强深吸了一口气,缓缓说道。

  “你们之间到底有什么矛盾?”占米问道。

  “其实说穿了也没什么,就是因为一个场子。”

  刘华强回忆了一下,说道:“我把他罩的场子给砸了,从那之后就结了仇。”

  听到这话,占米无奈摇摇头。

  砸场的这种事情,在道上而言是比较严重的,尤其是传出去之后,会对被砸的那一方造成严重的影响。

  毕竟在道上混的,基本上靠的就是一个名声,被人砸了场子屁都不敢放一个,这种事情一旦传出去,影响非常大,会被其余人看不起。

  因此封彪会报复刘华强,也是合情合理。

  “不过这些都只是猜测,在没有搞清楚事实之前,还是先等一等再动手吧。”占米提议道,他是比较偏向于商人的思维。

  不过刘华强显然不是这样,而是彻头彻尾的矮骡子想法。

  “我不管,反正和封彪也有旧仇,先找到他再说。

  到时候先打一顿,看看是不是他,如果不是再找其他人。”

  刘华强冷声说道:“就算把衡城所有人都找遍,我也要找出坎我弟弟的人,为他报仇。”

  “好吧。”

  看到暴怒中的刘华强,占米也知道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没有用,他看了一眼病房中的刘华文,叹了口气。

  与此同时,另一边。

  韩跃平离开医院,打了一辆出租车,直接开向郊区城中村。

  韩跃平是衡城这边的本地人,不过不是市区,而是在周边市郊厮混,原本就是一个小混子,后来阴差阳错之下结识了刘华强。

  这一次刘华强让他找人手,还点名了要敢见血的,韩跃平立即就想到了一个人。

  他来到城中村,敲响了一栋出租屋的门。

  咚咚咚。

  “谁啊?”出租屋单薄的房门打开,里面是一个瘦长脸的男人,胡子拉碴的看上去比较糟蹋。

  “跃平?你怎么来了?”金宝惊讶道。

  “有事来找你。”

  说着,韩跃平走进屋子,“最近忙什么呢?”

  “还是那样呗,瞎混,我的情况你也知道,正经工作找不着。”

  金宝递了一支烟给韩跃平。

  金宝是从外地来到横城的,在老家那边犯了事,手上沾着人命,除了瞎混也没别的办法。

  “那正好,有件事情想请你帮忙。”

  韩跃平开门见山说道。

  “咱俩这关系,什么事你说吧。”金宝大大咧咧的在一旁坐下。

  “我是跟着强哥混的,这你知道吧?”

  韩跃平说道。

  “知道。”

  金宝点了点头。

  “现在强哥的弟弟被人坎了,在住院昏迷,强哥很生气,要找人报仇。

  他让我找人,我就想起你了,怎么样,要不要跟着强哥混?”

  韩跃平简单的解释了一下缘由。

  看到金宝没有说话,韩跃平又继续说道:“现在强哥可不是衡城这边这些不入流的混子能比的了。

  强哥在港岛认识了一位大老板,在其手下做事,现在在深城那边干的风生水起,手下的夜总会、KTV、酒吧都有好多家。”

  听到这些话,金宝的眼睛越来越亮,最后猛一点头,说道:“好,反正我也找不到正经工作,就跟着强哥。”

  “那就好,等跟我见了强哥,你就知道这个决定多正确了。”

  韩跃平呵呵一笑。

  本身在原本剧情当中,金宝就愿意跟着刘华强,更别说现在有了盛家乐支持的刘华强了,金宝更是不会有任何的犹豫。

  当即就和韩跃平一起离开了出租屋。

  衡城酒店。

  韩跃平和金宝走进房间。

  刘华强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看到两人进来,抬头上下打量一番金宝,说道:“跃平,这就是你找的人?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x86zw.cc。八六中文网手机版:https://m.x86zw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