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09 先灭秦国,然后就是楚国!_战国:开局一块地
八六中文网 > 战国:开局一块地 > 709 先灭秦国,然后就是楚国!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709 先灭秦国,然后就是楚国!

  秦赵前线。

  赵军攻势愈急,秦军节节败退……然而秦军退而不乱,彼此呼应,沿着山地、关隘和河道节节阻击,战斗意志始终强硬。

  随着秦军不断收缩性后撤,手中兵力也越来越多。

  秦军的防线,正在越来越稳固……赵军的攻击已经很难起到开战伊始那样不断地穿插包围、使秦军一溃千里的效果了。

  所有人都清楚——

  再这么打下去,秦国还tm真就给他又一次守住了。

  除非……能有什么新的变故!

  又是一日战罢,赵雍望着麾下垂头丧气的将军们,清了清嗓子:“诸位,汝等拼死力战,寡人都看在眼里。”

  “今日一战,我军虽然没有寸进,但却给予秦兵不少杀伤。”

  “诸位都有功啊。”

  众将没精打采地应声:“大王万胜。”

  也不知道咱家大王为啥一直这么乐乐呵呵……难道他就看不出来当前战事不利?

  赵军以凶猛的攻势闻名……一旦攻势受阻,再想取得狂飙急进的胜利就很难了。

  赵雍见众人士气不高,终于舒了口气,神秘一笑:“二三子,何以垂头丧气耶?”

  “当前秦军防守态势逐渐稳固……但寡人,仍有克敌制胜之策!”

  众将懵了,然后集体兴奋起来!

  长公子赵章脸上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——果然是王父啊!任何时候都有办法!

  要是父王在立继承人的时候,也能表现得这么英明就好了……

  踏马的赵何……

  赵将楼缓则起身道:“大王还有甚么妙计?不妨说出来,以振军心。”

  赵雍微微一笑:“我军的攻击已经是劳师无功……寡人当然清楚。”

  “这都怪楚国的熊良。”

  “言归正传——寡人之所以一直没有下令撤兵,是因为还有破敌之策!”

  “两月之前,我已经命令相国肥义秘密出使义渠……我赵国和义渠之间有天然的文化认同,肥义受我之命,前去与义渠人结盟……”

  语惊四座!

  在座的一众赵国将军没有笨人,一听赵雍的话,便立刻都明白了——好计策啊!

  我们赵王真是烛见万里!

  楼缓兴奋地击掌而笑:“等到义渠人击败楚军之后,便可以与我们夹击秦军!”

  “秦国难以招架,必亡!”

  赵章兴奋之余,也提出了一些担忧:“义渠人若是无法战胜熊午良……”

  话音刚落,几个粗鲁的赵国将领发出了一连串大笑。

  赵章脸色一红,也感觉自己说了一句蠢话。

  主位上的赵雍抚着自己的胡须,慢慢悠悠地笑道:“六万义渠兵,绝不是熊午良能够战胜的。”

  “如果他足够聪明的话,会选择坚守某些关隘,避而不战……”

  帐中一员年轻的赵将兴奋地补充道:“……但如此一来,义渠人也同样可以放开手脚,与我们一同夹击秦国!”

  “不管怎么说……大王的这条计策,天衣无缝!”

  赵雍笑着点了点头,看向那员赵将的眼中,毫不吝惜赞赏之色。

  这一战,赵国不但攻下了许多土地、抢掠了许多人口……军中也涌现出两位年轻的优秀人才,让赵雍十分满意。

  其中一位,便是眼前这个年轻的小将!

  此人名叫廉颇,嬴姓廉氏,出自赵国王族的分支。这员小将今年才十七岁,但是在此前的几次战斗中十分勇敢,获得了赵王的青睐,破格允许他参与这种高规格的议事。

  赵雍还发现——这位名叫廉颇的小将,不但作战勇敢,战法稳健,而且还很有大局观。

  人才啊!

  至于另外一位年轻人,名叫赵奢,嬴姓赵氏,正儿八经的王族出身。原本是个负责收税的粮官,因为在后方周转粮草有功,得蒙赵王召见。赵王与之奏对,发现赵奢思维敏捷、坚韧宽厚……恰好当时有人进来禀报说赵军围着一道山隘久攻不克,赵奢当即自告奋勇。

  赵雍半信半疑地同意了,结果赵奢亲自举着战旗,带着一百个士兵发动冲锋,硬生生夺下了这道山隘。

  于是赵奢的一句名言‘两鼠斗于穴中,将勇者胜’,则成为了流传赵国大军之中风靡一时的格言。

  廉颇、赵奢……这两个年轻人,都是不可多得的人才!

  赵雍认为——此二人如果假以时日悉心培养,未来足以有柱国之资……可为下一代赵王的柱国辅政之臣也!

  但是下一代赵王到底立谁呢?赵章还是赵何……真是伤脑筋啊。

  ……

  赵雍收拢了思绪,微笑着总结道:“不管怎么说,楚国人无法对义渠人产生任何阻碍。”

  “义渠,又是我们的天然盟友!”

  “此战,秦国必灭!我说的!”

  一众赵将欢欣鼓舞,士气再度高涨起来。

  只要斯大……义渠人发起进攻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!

  “大王高见!”

  “一战灭秦!不世之功!”

  “愚蠢芈良……哈哈!算计来算计去,到底还是要为我大赵垫背。”

  “先灭秦国,然后就是楚国!”

  “杀光那些该死的无耻南蛮!”

  突然,门外传来了一阵仓促凌乱的脚步声……一阵杂乱的低声细语之后,驻扎在外面的卫兵高声通禀:“相国肥义,求见大王!”

  赵雍精神一振!

  赵章、楼缓等一众赵将,都坐直了身体,眼睛发亮!

  哈哈!说肥义,肥义就来了!

  算算日子……也该有两个月了,恰好足够肥义跑一个来回了。

  “快请进来!”赵雍如是说道。

  在众将期盼的目光中,肥义拖着沉重的步伐走了进来——这位赵国相国脸色苍白(笑死,又吐血了),衣衫褴褛,看上去十分狼狈。

  不过,这并不出乎赵雍的意料。

  毕竟肥义要两次冒险穿越秦国人的防区,看上去狼狈一些也是正常滴!

  赵雍仰头大笑起来,快步走下来,拍了拍肥义的肩膀:“卿有大功于国!”

  “此番灭秦之战,卿不惜以身犯险,联通义渠……真是寡人的肱骨之臣啊!”

  “灭秦之后,寡人要重重赏你!”

  一众赵国将军都羡慕地望着肥义。

  去时一个月,回来一个月……也就是说,肥义几乎是一到陇西,就顺利见到了义渠人,出使可谓十分顺利!因为如果义渠人表示不同意的话,那么肥义肯定要留在当地一段时间,和义渠人拉扯……

  也就是说——肥义回来得这么快,只能说明这次出使实在是太成功了!太顺利了!

  赵雍神采奕奕:“来人!设座。”

  “肥义啊……此行具体如何,还望卿与寡人、诸将细细分说……楚军败退到哪里了?全军覆没了吗?义渠人何时出兵击秦?”赵雍期待地望着自己这个铁杆宠臣,兴奋极了。

  ……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x86zw.cc。八六中文网手机版:https://m.x86zw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